夜读诗论有感

王咏刚 2016.06

夜读顾随先生《中国古典诗词感发》,觉得历代诗话、诗评、诗论,大都是主观臆断。像顾随先生说,王无功“牧童驱犊返,猎马带禽归”是心物融合,而王摩诘“暮云空碛时驱马”就是有物无心,这实在是主观感受,全无客观标准可言。想起十几年前读高友工、梅祖麟等人用现代音韵学、语言学方法研究唐诗之美的文章,恍如隔世。大胆猜测,等过些年人工智能软件聪明到可以在文史研究领域代替人类工作的时候,恐怕可以看见一个用实证科学研究文化之美、艺术之美的新世界罢。写一首七律当作读书笔记。

 

名家法度无高下

意韵宽严乱品评

过眼虚谈寒瘦色

随心漫讲细宏声

右丞诗骨添悲喜

羡季文风缺纵横

褒贬向来多臆断

几时标准自分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