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见薰衣草

王咏刚 2009.06

涂装有一点点落伍流感你接近几枚穿着草鞋的公主

身材有一点点朦胧色情你欺骗几只蒙了眼罩的仆从

 

来吧来吧用颜色记忆普罗旺斯的生命百科

还有鱼汤里漂浮的唇白齿红

 

来吧来吧用镜子度量年轮的忧郁足尖

不愿意浸泡在温都尔汗的现实灰烬里悠闲从容

 

不知道不知道我会对你说什么当烦躁的光线穿越镜头

也许只是一种期待在昨日的重复环节里向肌肤靠拢

 

我不听我不听你会对我说什么当记忆因敏感而异常模糊

哪个方向的刺激我都无法承受针尖刺入骨骼的樊笼

 

梦见薰衣草和遍地不知名的花

紫色的视野里让幸福成为喷绘在水泥上的涂鸦

 

紫色的视野里

让一望无边的幸福

冷漠得捉摸不透

遥远得无法触及

喷绘在冷漠水泥上

后现代小伙子的涂鸦

 

紫色的视野里

让幸福成为涂鸦

 

紫色的视野里

紫色的视野里

即便幸福成为涂鸦

我又该如何妆点你的婚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