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剧的游离

王咏刚 2008.11

谄媚者擦肩而过

爆米花的味道在眉眼边游离

灵魂穿不透无心的阻隔

手指跳不出刻意的堆积

 

喜剧在两个舞台上同时呼喝

演员蹦跳着分梳焦躁已久的空气

没有人敢把明天的剧情说破

更没有人会过早向观众显露神奇

 

对酒当歌,低调生活

绕树飞舞在那一夜的月明星稀

譬如朝露,交际无多

你像离家的燕雀寻找偎依

 

分裂吧,我双重的灵魂被轻蔑撕扯

让温柔碰碎在毫无质感的樊篱

迷失吧,这一边在云端洋洋自得

另一头还埋在淤泥中苦涩地呼吸

 

夜带尖刀,平沙漠漠

行走难道是你唯一的回忆

云在青山,月在天国

今晚我也想体验旅行者的孤寂

 

祈祷吧,趁着还没有被无知者斥责

影像里充斥着泡沫满溢的扎啤

哭泣吧,未极的娱乐与白日的蹉跎

只剩下幽林古木的生命可以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