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刀

王咏刚 2008.09

慵懒的夏季

跟师傅学习雕刻玻璃

觅食的灰鹭

舒展颈项

随风儿一起呼吸

 

说不出的滋味

像酒酿混进了乌梅

浓浓的酸酸的

压低了腰身

听见哭泣

 

好想好想打碎玻璃

抚摸你的双臂

好想好想亲吻珠帘

聆听你的祈语

 

千里外的心思

没有终点和起点的回忆

痛苦地猜测

玻璃对面

也许是真的忸怩

 

小心地踮起脚

踏上昨天的甬路

看见倚门回首的你

羞涩着恬静着

等待晨曦

 

很爱很爱月明风清

寻找相通的心意

很爱很爱雁阵惊寒

默诵凄苦的诗句

 

我该怎样怎样读懂你

难道疏远是永恒的痕迹

 

我该怎样怎样呼唤你

假如炙热可以拉近距离

 

我该怎样怎样失去你

多半忍受不了聚散间的游移

 

我该怎样怎样忘记你

像刀锋划过丝一般的绮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