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有蔓草

王咏刚 2001.08

你把脚悄悄地探过来让露水抚摸略微收紧的精神

你把话语谨慎地送过来让迷茫揣摩越发放纵的诗文

诧异吗如果你真的可以在草的倩影下无牵无挂地穿行

记得吗假如你还在怀疑草的生命经历着周而复始的经营

茅檐低小,君不见溪上青草,茵茵,一片烟波过雨痕

草色入帘,君不闻青草池塘,处处,一席春梦点绛唇

 

从十四点开始我痛苦焦躁扭曲异化营造这些曼妙绝伦的语词群落

从第一行第十三个字开始我交出我曾经决意交出的思维过错

电影导演说迎合低级趣味难道你要在虚无意境里浅声低吟

话剧导演说我爱集体舞莫非虔诚者终能够穿墙破壁点石成金

蔹蔓于野,成日价以身附蓬麻,可怜,引蔓不长怎奈何

不蔓不枝,有道是从心生滋蔓,可叹,蔓广歧多竟蹉跎

 

穿过你的睡裙我的眼眸我不该在严肃和极端严肃中混淆淫邪

穿过你所有可穿过的我的牙齿我渴望结束这昏乱懵懂的一切

有生之年我醉欲眠你们可以散了明天有空儿带上你们的旧吉他再来吧

有一搭没一搭古木无人深山何处连山接海扯淡谈情你还敢爱吗

有美一人,适我愿兮,正星河鹭起,北斗低斜

有女怀春,颜如舜英,恰云屏无限,愁肠寸结

 

我不是功臣我不负责古典诗歌在现实主义浪潮下蓬勃发展

我不是罪人我不忏悔行为艺术在董事会约束下挪到财务部上演

狂野周末逡巡在大漠荒原是孤独傲慢清高自负昼伏夜出的狼

萧瑟天涯浪迹在海角边城就算我是愚蠢幼稚晦涩迟钝多愁多病的狼吧

野渡无人,春潮带雨,哪管他孤舟短棹又梦愁相伴

野径云深,江船独火,却只是疏钟淡月兼彩箫流怨